襄阳城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心灵不搬家

已有 5568 次阅读2009-3-26 15:43 |个人分类:左耳进右耳出

心灵不搬家
  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只夜莺突然化做天使,开始流浪在遥远的外太空。她也是因为听信了关于幸福和橄榄树的传说,所以才会在茫茫宇宙间不辞辛苦地四处寻找……
  直到有一天,她意外地路过我们这个星球,天使隐约觉得,这块土地可能就会有她想要的橄榄树。于是,流浪的天使收起自己的透明翅膀,开始了人的生命。
  这似乎是个很拙劣的童话,除非那天使刚好叫——齐豫。
  从齐豫开始,我才默认了这样一个事实:在东西方神话中,但凡掌管音乐的诸神都必定是女性。这又让我想起《圣经》里所说的,上帝最初是用泥土做了男人,后来才用男人的肋骨做了女人。
  是否可以这样理解:泥做的男人固然也可以很美地唱歌,但往往天资愚笨,而且心思太多、杂而不纯,他们哪 里比得上用血肉变成的女人?她们的音乐天生就只为自己,有灵魂。
绕来绕去,好像有点跑题,其实我想“吹捧”的还是齐豫。
  原谅我,对于齐豫和她的歌我总是苦于作出更具有说服力的表达。因为她始终是艺术的,而我仅仅是学过艺术。
  也许,只有吉卜赛人的诗歌,吕克.贝桦的电影或者米罗的“星座”系列,才能使它们彼此辉映,相互偷情。但我仍然会偷偷地想:如果有可能,我想她作我声音里的情人。
  我是说如果。
  “温润而低愁的包容,内在的浪漫在哀怨中流动,随意的气息游走,赖在你的耳里,轻吁短叹……”
  这是两年前我给一家音乐杂志写过的齐豫。现在读来竟觉得有点好笑,就像是在很认真地说蒙娜丽莎长了漂亮的红嘴唇。
  齐豫不是“美女作家”,而她的音乐也不是表象的飘浮,是在上升中有沉淀,在沉淀中有悠远。它们有如基督教里的格里高利圣咏,以慈悲为胸,以宽容为怀,吟唱着仿若已经出世的籁音梵歌。
  试想,谁又会和这样的声音去争辩美丑,计较得失呢?
  林夕说,不知道进步的歌手,不会是一个好歌手。
  但齐豫从来都不是所谓的歌手,她也不需要所谓的进步,她的一切音乐皆从《橄榄树》出发,又会恰如其分地回来。因为杰出的心灵即使已经习惯于纵情流浪,但却从不轻易搬家。
  “不要问我从哪里来,我的故乡在远方,为什么流浪,流浪远方……”这是女词人三毛对自我宿命的感怀,可幸的是,她缍找到了齐豫为自己配唱。
  我想,倘若换了另外一个人,三毛的迷惘就极有可能会跟我们一样俗气,而不成非凡。
  终于,三毛还是死掉了,死在了两个女人的“橄榄树”下,而天使们的故事里便多出个空缺,只是至今还没人有资格和齐豫为伴。
  说真的,我从未见过橄榄树,因为那个地方绝对只有齐豫才可以独自顺利抵达,而我们徒有隔河观看,看得忘掉心跳,但又不得不继续尘世的呼吸。
  “在坏歌太多的年代,至少齐豫会给我希望。”这又是谁的贪图?
  而我不敢,能够在自己有牙或没牙的有生光景,听得到齐豫的《橄榄树》,仅此一首,也许就应该感恩知足了……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会员

QQ|文字版|手机版|小黑屋|襄阳城

GMT+8, 2021-10-25 10:11

版权所有 © 2004-2021 襄阳城

返回顶部